Mwwwhat

【瑟莱】不恨熹微

接Hobbit3

出行的这前一晚,很显然,莱格拉斯睡不着。在床上翻了几个小时后,他终于放弃了入睡。

深夜露重,还是有点迷迷糊糊的困意。因为要爬树他套上了猎装,但放弃了梳头。

三两下地爬到树顶,坐在树枝上,天边浓重的墨蓝色,星垂四野,闪耀着银光的钻石洒满天边。

莱格拉斯仍旧不能理解父亲对于White Jewel的执着,可能因为爬树太累,King难以看到廖廓的月光星光。

坐在树上却不知该干什么。这时的森林几乎归于寂静,莱格拉斯坐的树枝旁有一个小鸟巢,从清晨叽喳到日落的小雏鸟终于安静了几个小时。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坐在树顶了。

在很小的时候,King似乎带他爬过树,无奈时间久远,还是记不起来了。其实精灵王对他来说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严厉,只是总有种独属于成年人的冷静,他再怎么长大,再怎么表现出的冷静,似乎也不是那种冷静。

天上终于有了几片云,月光依旧清清。就像这几年的King。

莱格拉斯有些懊恼。

“Legolas。”树下。

莱格拉斯猛地抬起头,是King的声音。他嗫嚅了几下,最终答道:“是的,父亲。”

不冷的声音,很清很清。

“下来。我有话和你说。”莱格拉斯几乎可以想到,King是怎样地说出这几句话的。一定是微昂着头颅,淡金色的发丝在黑夜的风里优雅地飞起,King宽大的银袍下双手交叉放于体前。他的眼无比平静地直视前方。

莱格拉斯爬下树,看见King果然是和他想得一样,不禁咧嘴笑了一下。

“笑什么?”精灵王问。

“没什么,King真是什么时候都像King。”莱格拉斯收敛了笑意,语末微微上扬,意味不明。

“你明天就要离开了。”精灵王没有深究儿子的笑,继续开口。

“是的,父亲。”

“北方的刚铎并非善境,希望我对你的期待不是空穴来风。”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父亲。”莱格拉斯黯了下神色,规矩地回答。

精灵王似乎得到了满意的答案,正要往回走,却发现莱格拉斯的一头长发不服贴地乱散在身边。

“你没有梳头?”莱格拉斯忽然想起自己出门时候的小懒惰,有些尴尬。

“我给你梳。”精灵王的话着实震惊了莱格拉斯,从长大以后就没有梳过他的头发的King今天究竟是怎么了。“转过去吧。”

莱格拉斯转过身,精灵王比他高出半个头去,梳起头来很有优势。

精灵王的手指抚上莱格拉斯的长发,和他的头发是相似的触感,但却柔和很多,在手上卷两圈就变得弯弯曲曲。他其实没有观察过儿子的发型,只不过是凭着记忆,怎么复杂怎么来,毕竟作为一个不束发的父亲,他着实对于其他女精灵左编编右编编的想法有些头疼。

莱格拉斯感到父亲一瞬间的迷茫,但是出于很多原因,他选择不提醒父亲该如何编发。看King为了一头乱发琢磨思忖。

忽然想起,父子间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这样的小恶作剧了。

哦,如他所期望的,他早就长大了。

早就不是当时赖在父亲的怀里一天都不放手的一小团了,也早就不是隔着两步路射中一个小树桩被其他精灵赞美就沾沾自喜的小少年了。搭着弓射几百米外逃窜的入侵者的许多瞬间,原来他早已长大了。

夜风微凉,摇曳着插肩而过。树草的清香和早春花的芬芳,一同扑入鼻腔。

密林在呢喃。

没有镜子,他无法回头看精灵王如何微微苦恼地编发,却能感到那双一直以来修长又力的手,这时候似乎又把他带回了很多年前丛林的清晨。

那阵子他会很早起床,闹着父亲陪他出去看日出。但是每次都没看成,每次都最后变成了在林子里走一个上午听父亲半个上午的训话,剩下的半个上午非常快乐,他可以拉着精灵王的大手一直叽叽喳喳,就像巢里的雏鸟。

原来成长,是这么快。

精灵王很少觉得一件事如此费劲,不过索性好歹这是他日日要见的儿子,发丝在手上缠来绕去,终于成了形。

他看了看,感觉很满意。虽然这个发型并不如王子一如既往的那种实用,可能打一架就会乱掉,但是起码很好看。

不着痕迹地笑了一下,在莱格拉斯转身回来的时候率先离开。

“回房。”精灵王下了命令。王子跟在后边,不经意地抬手拢一拢金发。

王一下就没影了。莱格拉斯到了房间看了看头发,发现那是一个的确很美观的发型。

剩下的半夜很好眠。

在梦里梦到了许多,许多清晨和傍晚,许多日出和黄昏,第二天如期而至。

莱格拉斯踏出王国大门的那一刻,所有的精灵在身后唱着轻轻的赞歌,精灵王的眼一如既往地平视着前方。

他经常看着莱格拉斯这样走入林地,因为不想听训话或是闯了祸想免于责罚,他往往追到大门就不追了,丛林可能是王子更合格的父亲,总会教会他该会的。
莱格拉斯走出没几步,还是回了头。

他终于还是回头轻轻抱住父亲。

少年的叛逆还是不如离乡的感触,不去往他乡就永远不知故乡。他知道他的父亲也很渴望他的一个拥抱。
他爱他,一如他爱他。

“Ada。”

精灵王亲吻王子的额头,清晨的薄光熹微而细腻。